未识

杂食,备考,缘更

[叶王]甜蜜陷阱

荣耀大陆有位巫师叫王杰希,长相足以吓哭小孩子,心思难猜,最重要的是和他对视过的人都会死不瞑目,邪门得很。某日叶修听说这个传言之后,表示对死不瞑目这一点很有兴趣,决定亲眼去见识一下王杰希。

叶修进入森林后,感叹这儿环境还挺好的,森林主人打理森林很精心之类的。奈何并没有什么人出来理他,小动物们也对叶修视而不见,该干嘛干嘛,一点儿可能被面前的人抓住的忧患意识都没有。

叶修啧啧两声,继续往前走。

叶修走得有些口渴了,突然看到一条小溪,以及小溪前的那个人影。

那个人转过身,开口问:“你是谁?”

叶修愣了,虽然知道传言不可尽信,可是这反差也有些大了吧?眼前的人很俊俏,虽然那双大小眼有点违和,但除此之外其它地方看起来都很舒服。总之那双大小眼虽然有点影响观感,但一点瑜却是掩盖不住总体的瑕。

叶修脱口而出:“大眼儿?”说完不光对面的王杰希愣了一下,他自己也摸不着头脑。

王杰希懒得理他,起身离开。

叶修跟了上去,“诶,大眼儿,你收留我一阵子呗。”

王杰希回头望他,“你就不怕我?”

叶修望着王杰希,很是自信地说:“你觉得我有必要怕你?”

王杰希打量了叶修几秒,也没说话,算是默认了叶修的存在。

就这样叶修在王杰希的小窝里安顿了下来。开始几天基本上是叶修的单口相声,王杰希态度甚至可以说有些敷衍,明显不怎么想理他,过了几天,王杰希的态度渐渐好转。叶修觉得王杰希就是在森林里闷居太久了,不会与人相处,不过也没几个人想和他交流吧,毕竟外界的人对他的评价可不好。

某日天空突然下起了暴雨。王杰希任雨落在身上,手却死死护着怀里的小猫。

回到家的王杰希已经是落汤鸡了,叶修对此很诧异,“你为啥不开个护盾避避雨……呃,这个小家伙是什么?”

王杰希风轻云淡地说,“开护盾会吓到它。如你所见,它是生活在森林里的一只猫。”

小奶猫眨巴眨巴眼睛看了看叶修,接着就缩进了王杰希的怀里。

“王杰希,我提醒你先把衣服换了,不然小猫也会感冒的。”

“你叫我名字倒是叫得挺顺口,你在我这住了几天,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你名声这么大我听说过也是应该的嘛,我叫叶秋。”此时叶修的表情显得他有些心虚,但已转过身的王杰希什么都看不到了。

远方的叶秋打了个喷嚏。叶秋想,肯定又是混账哥哥背着他偷偷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小猫也成功在王杰希的小窝里安顿了下来,对此叶修有些咬牙切齿。

王杰希对小猫可以说是无微不至,甚至可以说这段日子他的心神大半都被这只小猫占去了。叶修对小猫就有些微妙了,一方面他也觉得这只小猫很可爱很想宠它,一方面又有些微妙的羡慕嫉妒恨。

叶修当然不是嫉妒它能被王杰希宠,事实上叶修从来没想过有人会像王杰希宠猫一样宠他。叶修只是看着王杰希的生活基本都被这只猫占据,而自己和王杰希的对话越来越少,有些不甘心罢了。

叶修蹲在地上与猫对视,突然灵机一动,和王杰希打了个招呼就跑出去了。

没多久叶修就回来了,他的身上被划花了好几处,整个人看起来挺狼狈的。

“这是我家秘传的一种草药,治小猫咪身上的伤正合适。捣作泥之后抹在伤口处,每日一次。”

王杰希有些意外,平日里他照顾小猫的时候其实也有悄悄留意叶秋,感觉他不怎么喜欢小猫的样子,但他却可以为了小猫冒这么大的险,其实他也是喜欢小猫的吧。

其实叶修真的没想那么多,他这么做更多的是为了让王杰希每天过得安生点而已。至于那只受伤的小猫?它可爱是挺可爱的,可每天都让王杰希围着它转是个什么意思?

小猫敷上这种神秘草药之后,伤好得飞快。几天之后,它便活蹦乱跳了。看它现在生龙活虎的样子,谁又能想到半个月之前它还是一只半死不活的猫呢。

这天,王杰希蹲下轻柔地摸着猫毛,他手下的猫则是一脸享受。

“你已经好全了,也是时候走了。去吧,我这不是你该待的地方,快去找你的小伙伴吧。我和叶秋都会想你的。”

结果那只猫猛地从王杰希手下挣脱出来,朝叶修呲了呲嘴,就跑进森林里了。

“它还挺有灵性。”叶修看着它消失的草丛,感叹着。

“是啊,毕竟不是被人类圈养在家的宠物。”

“所以你才不肯踏出这片森林一步?为了它们不被人类圈养才这样十几年如一日在这里守护它们?”

“我喜欢它们,所以尽自己所能去守护它们。”

“那我和你一起吧。”叶修凑上来,附在王杰希的耳边说。

王杰希的耳朵红了一片,他作势要推开叶修,却反被叶修一把抓住了手。

“……好。”王杰希的声音带有一些咬牙切齿。

叶修顺势放开了王杰希的手,“早答应我不好好了嘛。”

“……我看你就是命中缺德。”

“我可是只对你一个人缺德,其他人想求哥都求不来。”

王杰希再一次在心底感叹着叶秋的心脏,但同时他也不否认叶秋带给他的这种感觉很新奇很舒服。一直以来,他习惯了保护别人,却是第一次尝到被人珍视的感觉。

晚饭后,叶修提议玩个游戏,王杰希想想也没什么事就答应他了。

此时王杰希躺在屋檐上,闭着眼睛,似乎睡得很安详。

叶修刚上来,他把脚步放得很轻,但王杰希还是睁开了双眼。

“这么快就上来了?”王杰希依然保持着原有的姿势,没有翻个身的意思。

“当然,你的心思其实也不难猜,很好懂。”叶修心里乐翻了天,但面上还像平常那样淡定。

王杰希有点郁闷,但愿赌服输,“好吧,你赢了,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唔,我还没想好,以后再说吧。”叶修心里得意地很,但他面上却是丝毫不显。

王杰希扶额,“好吧,随你。”

王杰希没有想到的是日后叶修提要求的时候自己悔得肠子都青了,那时的他算是琢磨明白了一个道理:千万不能轻视叶修这个老狐狸。

叶修今天要跟王杰希一起去巡查森林,叶修可真不把自己当个外人。说是巡查,其实也只是王杰希日常关心一下住在这里的小可爱们。

刚出门,叶修便握住了王杰希的手,颇有些强硬的味道。被握住手的王杰希满不在乎,也就这样由着叶修去了。

于是他俩握在一起的手就一直没松开过。

期间王杰希本来想去和猫啊狗啊鸟啊这些小可爱们亲密接触一下的,但无奈手那边握得紧紧的,那人一点松开的意思都没有。

好吧,就这样吧。既然他不想松手,那就偶尔纵容他一下吧。

望着两双紧握在一起的手,王杰希笑了,那端传达给王杰希的是一种坚定的力量――他们会如此刻紧握在一起的手一般,一直走下去。

可是这个坚信,没维持几天就开始动摇了。

某日王杰希正在厨房炒菜,锅里的油溅得噼里啪啦作响。突然,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接着,一个带有温度的脑袋埋进他背脊。

王杰希没有说什么,轻轻地拍了拍叶修的手背以示安慰。王杰希不喑世事,在这个场合他实在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能为叶修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叶修很沮丧,他终于记起他是必须要离开的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和王杰希开口,王杰希这时也什么都不问。回忆是毒药,越回忆起与王杰希相处的美好,叶修就越是惧于启齿离别,可叶修也明白自己终归是要离开的。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毫无热恋的温度。

王杰希早已察觉最近叶秋不太正常,这种反常集中体现在自己喊他名字的时候,他甚至有时候会愣怔好半天。

所以叶修的不告而别,王杰希其实早有预感。

叶修的离开并没有影响王杰希的作息时间,王杰希还是照常吃饭、睡觉、打理森林里的一切。

只是王杰希偶尔得空闲下来,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起某人。王杰希觉得叶秋像是他生命里的劫,他可以成为自己漂浮生命里的短暂生机,但也可以不告而别使自己夜不能寐神思恍惚。

而此时叶修又在哪呢?

“你怎么来了?”叶秋转头诧异地望着他的同胞哥哥叶修。

“怎么?就许你小子在外面风流快活,哥就得一辈子闷死在家?”

“哥,你在家里不是挺好的嘛,你又不爱出门。”叶秋干笑着。

“哥现在等不及了,所以弟弟你快回去吧。我出来也有一阵子了,你不回去家里那边不好说。”

看着叶修那副吊儿郎当好似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叶秋真是想打他的心都有了。但是一想到叶修这么多年来也算是在那座城堡里替他遮挡了不少的风雨,叶秋的心又软了下来。

“好。但我得去见识一下让你如此牵肠挂肚的人。”

“很明显吗?连你都看出来了。”叶修摸了摸自己的脸。

“混账哥哥,真不让人省心。”叶秋皱着眉,好似叶修是他上辈子的债似的。

叶修听了也不是很在意,也不打算继续和他插科打诨,“走了。”

叶秋见叶修理都不理,感觉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身上,暗骂叶修这个糟心玩意从小就这样混账,一定要想个办法整整他。

叶秋使了点小手段,把叶修甩开了。他准备冒充叶修去他的恋人那耍耍他俩,算是把叶修从小开始压榨他的份还上。

于是叶秋选了一个天快亮了的时间出现在王杰希床边。

叶秋刚站稳脚跟,王杰希便睁开了眼睛。叶秋对上那双眼,很不自然地移开了视线。

“叶秋。”王杰希缓缓起身,看似平静地开口。

叶秋一个激灵,还是不敢直视王杰希的眼睛。

“你不是叶秋,我也不关心你是谁。但是你一定知道他在哪,说吧。”

叶秋心里有一万匹草泥马在狂奔,混账哥哥不仅给他下了套还抢了他的名字,这下他可把自己给坑惨了。

在叶秋快把嘴皮子给磨破了一五一十讲了前因后果之后,王杰希算是明白了。

“天也快亮了,你去隔壁房间的床上躺会休息一下,我去给你弄点早餐吃,辛苦你了。”

王杰希很快便弄好了早餐,招呼叶秋过来吃。叶秋也不和王杰希客气,坐下后筷子便没停过。

“叶秋,你哥是不是有时候会很胆小?”

叶秋刚入口的那口汤就这么哽在那里,咽也不是吐也不是。

“王杰希你说什么呢。”门口传来了一个略带不满的声音。

“一声不吭就走的那个人不是你?”王杰希斜视了叶修一眼。

这下叶修终于也无话可说。

“行了,愣在那是要干嘛,这可不像你。”王杰希微皱眉表示他的不满。

叶修像是回过神来了,忙坐在王杰希旁边,“我说叶秋,你也有好几年没回过家了,快回去吧,免得爸妈担心你。”

叶秋没好气地瞪了叶修一眼,“混账哥哥!我就知道你找我来没好事,感情是让我过来收拾你的烂摊子。”

“这不只有找你了吗,还是说你真忍心看我孤独终老?”

叶秋听着叶修那个仿佛什么都不在乎的慵懒语气,恨不得和他干上一架,但最终还是勉强妥协了。

送走了叶秋之后,叶修死皮赖脸地缠上了王杰希,带些讨好意味看着他。

“先前开不了口,是因为你在害怕。”没有一丝丝犹疑,王杰希的语气满是确定。

“但以后不怕了,什么都不怕,从此之后我会一直陪着你。”叶修轻吻王杰希的手背。

就这样,出走风波到此算是划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而叶王两人的生活还在继续。

午后,天气晴朗,万里无云。

王杰希出去了半天没有回来,独自在家的叶修有点烦。

叶修想了想还是决定出门找王杰希,期间他像望夫石一样坐在走廊里盯着远方的地平线。

叶修走来找去四处张望,终于在一颗大树下发现了睡得正香的王杰希。

“好哇,你个王大眼儿,哥找你找得满头大汗,你倒好,直接在这里睡着了,真不让人省心。”

叶修边抱怨边把王杰希背在肩上。3cm的身高差让肩上的王杰希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重担,但叶修硬是就这样把王杰希背回了家,中途没有停歇过。

帮王杰希盖好薄被后,叶修在一旁端详起尚在睡梦中的王杰希来。

这人长得挺好看,叶修从初见开始就毫不动摇地坚信这一点。其实坚信这一点的也大概就只有叶修了,寻常人看到王杰希,会被他吓到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大小眼加诡异的气场让王杰希看起来不是那么好相处。然叶修是谁啊,他可不虚这些,相处久了他甚至会觉得王杰希那双大小眼透露着不寻常的可爱。

叶修想,这就是他想要的幸福吧,平淡如白开水,一如其人。

【叶王repo】天未留行,我必留行

来我悄咪咪圈一下 @云恬

天若留行是长篇原著向叶王文,从苏沐秋车祸两人相识写到苏黎世比赛结束。

文中的叶修从一开始就对王杰希很上心,细心到在胃不好的王杰希面前从不抽烟。后来叶修察觉到自己对王杰希的喜欢,开始试探王杰希,啧啧啧心脏叶的小算盘哟。接着双方各自收敛自己的心思,试探对方对自己的感情。云恬太太在原文中评价说这简直是一场博弈,而这也完全契合我对叶王这对势均力敌的cp的看法。

试探了一阵子后,叶修先挑破了王杰希的心思,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两人迅速进入了虐狗期,渐渐地微草兴欣的人都知道两人谈恋爱了。

 

接着两人因双方的家庭原因闹矛盾了。我觉得两人闹矛盾就在于双方都急着给予,双方的给予又是相矛盾的。所幸吵过一架后彼此的距离反倒更近了,两人都更加明白了如何去爱对方。

 

矛盾期一过就是老夫老夫期啦,其实他们也一直很老夫老夫。这个阶段更侧重于描写比赛了,尤其是打世邀赛那会两人就几乎没有什么情感上的交流了。两人都热爱荣耀,也都不是会为了谈情说爱风花雪月就影响正事的人。这样真好,双方都懂得并理解彼此,仿佛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最后家庭问题基本解决啦,打完世邀赛后的直播求婚简直不要太刺激!第十区的情侣名账号卡名了解一下!

 

 

在天若里叶修曾问过三次“天若留行?”

 

第一次,叶修希望王杰希转来嘉世,所以才发出此问。王杰希无法放下微草,所以叶修得到的答案是一声坚定的“我不留行”。

 

第二次,叶修和王杰希在新区竞技场PK,叶修又问王杰希“天若留行?”,这次王杰希没有应答他。

 

第三次,叶修扪心自问,天若留行?而这一次他无需回答,因为他的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天未留行,我必留行。

 

上天仿佛和叶王二人开了一个玩笑,王杰希选择了微草而不是嘉世,两人从此站在了对立面。如果那天王杰希去的是嘉世而不是微草,或许两人会成为最佳搭档,或许两人都不会经历漫长的黑夜――王杰希改变打法,叶修被迫孤立出战队。但一切终究还是发生了,王杰希只能是微草的王杰希,但所幸两人的羁绊未曾断裂。

 

虽然上天没有让你留在我的身边,但我会亲手抓住你。

 

 

 

叶修比谁都更懂王杰希,也比谁都更加明白王杰希做出这些决定意味着他将承受什么。

 

因为叶修自己早在他之前就经历过这些事情。他能一眼看穿王杰希微笑面具后略微颤抖的单薄脊背,看见他不动声色外表下自始而一的坚韧挺拔。所以他喜欢王杰希。因为双方的灵魂都在互相牵引,他被深深迷恋着,并且无法自拔。

 

我想,叶修可能是世界上最懂王杰希的人了。因为他也经历过与王杰希相似的处境,品尝过与团队脱节的苦涩。感同身受的力量果然是强大的,能让对立阵营的两个人相互吸引。而两人对荣耀的热爱,又使感同身受酝酿出的是爱不是怜。

 

 

一般来说叶王文难免会有倾向,几乎都是王粉太太偏重塑造王杰希,叶粉太太偏重塑造叶修,但云恬太太笔下的两人都很优秀。我试图去猜云恬太太的大本命是谁,然而根本没有得出结论。

 

让我很感动的是这篇几乎完美还原了叶修对嘉世的感情。原著里叶修对嘉世的失败、出局都报以沉默。他这么个性格如果毫不在意嘉世的话,一定会在嘉世难堪落魄的时候嘲讽几句吧。可是他没有,一句都没有。在刘浩三人来网吧找事的时候,叶修还像以前那样指导他们,仿佛昔日那个被扫地出门的那个不是他。看着自己曾全心付出的战队渐渐颓败,叶修怎么可能开心得起来?他是真心希望嘉世能好起来,他为嘉世无悔付出过。

 

“如果我退出能让嘉世走得更远,那我宁愿选择退出。”他说,“我多盼着嘉世好啊。”

 

原著里王杰希说叶修的打法是最土的打法,叶修本人与“最土的打法”又是何其相似。叶修不在乎他的穿戴是否时髦,也不在乎他的住所是否简陋,他选择用最朴实的方式生存。叶修想要的不是舞台上的灯光加冕,也不是粉丝们的振臂欢呼,他所追求的只不过是简单纯粹的荣耀而已。

 

 “这种方式别人学不像,最配叶修,也只能配叶修。”

 

 

 

战队需要的才是最好的,这是王杰希对于队员选拔一成不变的宗旨。

 

战队需要才是最好的,所以中小型战队的邓复生来到了微草,并不适合微草的乔一帆离开了微草。微草战队像是一件容器,王杰希挑选合适的物件尽力把它装饰成最好的样子。不是装不进容器的物件不够好,而是再好的物件和容器之间也要讲究一个契合度。

 

因为他热爱微草战队,仅此而已。王杰希觉得自己为微草的所有付出都没法用累不累来衡量,在外人看来他责任深重,但于他而言,这个过程中的收获要远远大于付出。

 

是啊,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比起他自己,他更热爱微草,所以他舍弃个人风格强烈的魔术师打法也不会觉得可惜,反而会看着微草的冠军奖杯欣慰着笑。

 

 

 

云恬太太对原著人物把握太到位了,不光是叶王二人,其他人也让我时不时有种这就是原著里的他的感叹。

 

站在王杰希的立场上,他无法评判方世镜为喻文州铺路、毅然燃尽他自身的决策是否正确,但是他相信有喻文州这样的人存在,他的选择,就一定是对蓝雨最好的抉择。

 

在多数同人文里,喻文州的温柔一直被放大,以至于他身上其他特质就被忽略。或许在很多人眼中,喻文州除了苏就只剩手残了,但在云恬太太眼里显然不是这样。精于计算、心思缜密、不骄不躁……这才是我心目中的喻文州。

 

吴雪峰却几不可见地摇摇头,叹了口气。

 

他尚在的时候,不仅是赛场上一叶之秋和队友配合的桥梁,更是叶修和队友在平时训练或讲解比赛时沟通的桥梁。

 

叶修爱说实话,实话却是多数人不爱听的。他的傲与生俱来,深藏在骨子里。

 

他宁愿得罪人,也不想勉强自己开口说不想说的迎合。

 

这种性子并不能算是坏事,可却不那么适合出现在——一支战队队长身上。

 

吴雪峰在同人圈里一直倍受忽视,两个维度的粉丝都很少有人注意到他,但他确实起了一个相当重要的作用,是叶修和队员的粘合剂。能注意到吴雪峰这个人,云恬太太必定用心读过原著。

 

何为选手的纯粹?

 

是在自己的舞台上演出,不论价值,没有激励,却能支撑自己一路走下去的莫名动力。能促成这样纯粹的,唯有对荣耀的热爱。而对于每一位屹立于极峰的职业选手来说,这种热爱几乎已经渗入骨髓,一点一滴,铸成他们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邱非是用爱发电的典例了,嘉世出局之后嘉世的人几乎都在为自己谋求后路,对比之下嘉世倒下后邱非的坚持就难得可贵了。这段话不仅仅是说邱非,也包括其他热爱荣耀的职业选手。

 

王杰希恍然发现这个操纵了王不留行足有两个赛季的职业选手,事事周到细致,事事顺遂人意,场上用尽一切力量拼搏胜利,场下笑容和暖力争一派圆融。职业联盟中,林杰是少有的一位口碑极好的队长,在性格这方面,连叶秋也难以望其项背。

 

看巅峰荣耀的时候觉得林杰特别好,就很可惜很少在同人文里看到他。林杰是一位很好的队长,他与王杰希同样都把微草放在优先于自己的位置。林杰也曾为微草尽心尽力付出过,可惜没能带领微草走向巅峰,于是他毫不迟疑地在当打之年就把倾注了自己所有心血的战队交给比他更有实力的王杰希。

 

他刚入战队的时候便是主力,却丝毫没有自视甚高。战队胜利了他是方士谦,战队失败了他依旧是那个方士谦。微草战队接连告负的士气低迷之时,他用力捶了每个人的肩膀,振臂高呼道我们还年轻再来一次也无所畏惧。

 

其实所谓的“任性”是我觉得方士谦这个人最有魅力的地方。方士谦这个人“任性”归“任性”,娇纵却是没有的,一丝一毫也没有。虽然方士谦一出道就是直升主力,但他即使封神也没有天才常见的心高气傲,反倒是和微草上下打成一片。他会因为老队长的离开生王杰希的气,也会在微草全员陷入谜之沉默的时候打趣王杰希缓和紧张的气氛。其实更多时候,他像一个带着大家玩的邻家哥哥,而不是微草的主力甚至副队长。

 

 

 

天若这篇文在对原著把握得当的基础上又很有趣,不是那种通篇严肃正经的文。看天若的时候,我好几次都笑得跟个傻子似的。我就不说其中几个情节是多么好玩了,毕竟如果说出来那这个效果就大打折扣了。

 

文中还有不少关于比赛的描写,尤其是世邀赛部分。可惜把网游当单机玩的我相当外行,实在看不懂就不作评论了。因为我坚信像我这种纯外行是写不出那种文字的,所以我猜云恬要么就是对网游有精辟的理解,要么就是自己暗搓搓研究过全职里的打斗,而不管是哪一种我都觉得云恬真是一个优秀的人啊。

 

另外摘选的一部分原文未必是我觉得最好的,事实上我找了很多精彩的段落,但又因为太多不可能都放上来……总之天若真的很棒了,给云恬比心。

 

 

 

 

 

车前子相关原文(不全)

野图BOSS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先来后到的道理,但这个车前子就喜欢扯些有的没的。

此时,第十区会长车前子的角色视野里,出现的正是这几个人在野外打怪的情景。但车前子看得有些心不在焉,准确得说,他有一些惶恐。

此时他坐在这里,控制着角色,但是他的身后,可是站着一位真正的大神级人物。

王杰希,微草俱乐部的当家选手,上赛季的冠军微草战队的队长,赛季最有价值选手。本赛季目前也在积分榜上领跑,是力压蓝雨夺冠呼叫最高的队伍。王杰希的账号角色王不留行,职业魔道学者,以诡异多变的操作和打法著称,在圈中被誉为魔术师。

车前子向公会上面报告了第十区目前这种高手压制各公会的局面,却怎么也没想到会惊动到这么大的大神,居然亲自跑来要看看这几个27级的小角色。

此时站在身后,车前子只觉得压力非常大,操作角色都有些极其不自然。车前子惦记着自己怀里的那个精准笔记本,那是微草去年夺冠后发行的周边纪念品。车前子得知这大神要过来,连忙带了本子过来准备讨个签名的。

可在见到大神后,和那双明显有差异的大小眼一对视,车前子立刻紧张得什么都忘了。此时笨手笨脚地操作着自己角色找到君莫笑等几人给大神看,这才想起签名的事。

怎么开口呢……车前子正思量呢,突然听到身后人说道:“你有消息。”

“消息?”车前子已经呆头呆脑到连这个词都要反应一下是什么了,半晌才回过神,自己的角色有消息提示。翻开一看,却是一些无聊的闲扯,连忙关上不理,稳稳地把视角对准君莫笑那几个人。

君莫笑、包子入侵、寒烟柔。

此时在埋骨之地练着级的是这三人,除此以外还有田七和月中眠,这两人却是连车前子都看不上,视角里基本能省略就省略掉了。低级阶段,技能少,打法单一,判断一个人的水平比较不容易。比如车前子他们,就完全摸不清君莫笑这些人到底强到什么程度,但是后面这大神那可不一样,如果连他都看不出来,车前子真不知还能去指望谁了。

“一叶之秋的打法。”静静地看了半晌后,王杰希突然说话。

“哪个?”车前子不由自主地问道。

“两个都是。”王杰希说。

视角中用着寒烟柔是战斗法师,君莫笑却也是用着战矛使着战斗法师的技能。

“这个君莫笑是散人。”车前子说,说完就后悔,这太废话了,杰希大神会连这都看不出吗?

“嗯。”王杰希却是应了一声。

“一叶之秋的打法,有什么特别?”车前子连忙表现一下求教精神。

“没什么特别,最土的打法。”王杰希说。

车前子顿时好生膜拜啊!敢说斗神一叶之秋的打法是最土的,大概也只有杰希大神了吧!

“这个流氓呢?”车前子继续请教。

“这个流氓……”王杰希都无语了一下,“好听点叫随心所欲,难听点叫乱七八糟。”


“他们操作都挺强的吧?”车前子说。

“嗯。”王杰希应了声,对于普通玩家来说,这三个角色的操作水平都的确已经够称上一声“强”了,哪怕是那个完全不存在合理性的流氓。

“不过只是这样看打小怪,也看不出什么名堂了。”王杰希说。

“那怎么办?”车前子问。

“你的账号借我用一下,我来和他们打声招呼。”王杰希说。

“啊!”车前子连忙起身让座,这一声“啊”惊喜交加。惊得是杰希大神居然会因为这三人亲自出手,喜得则是自己竟然有近距离观看杰希大神操作的机会。要知道就算是去比赛现场,也绝没有如此近距离的欣赏机会。

王杰希上前坐下,随意地敲了敲键盘,甩了甩鼠标。车前子知道,职业选手都是有自己习惯的键盘和鼠标的,这随便玩玩随便不用太在意,但肯定也会有些不习惯。

随后王杰希打开了键位设置,扫了几眼后“咦”了一声:“和我一样?你学我啊?”

“是啊,您是我的偶像啊!能麻烦您一会儿给我签个名吗!!”车前子总算找到机会很自然地说出了这话。他的职业正是王杰希最擅长的魔道学者,而键位设置也是完全模仿王杰希。

“用着辛苦吗?”王杰希问。

“还……还好。”车前子说。

王杰希却也没什么,推了推鼠标键盘,屏幕中的车前子已经飞快朝着正在练级的一行五人冲了过去。

车前子的主人,真正的车前子,此时站在王杰希的身后已是目瞪口呆。半空中,瞬息之间竟然交换了如此多的操作,到最后吃亏的居然还是杰希大神。这个君莫笑到底是什么人物?

王杰希操作着车前子跑远后,当即起身把电脑又让还给了真车前子。车前子望着大神,希望能听到点结论,结果王杰希却是一言未发。

车前子心中忐忑,他是眼看着王杰希是有些不敌后抽身闪人的,不知大神此时心中是否会极其不爽。

“签名签在哪?”王杰希忽得开口。


“啊?”车前子一怔,猛然反应过来,连忙从怀里掏出被自己捂得温热的周边笔记本。笔记本的封面上绘着的正是一个斜坐在扫把上的魔道学者,旁边四个签名体的小字:王不留行。

王杰希接过后笑了笑,等着车前子那里手忙脚乱地又翻出笔来接过:“签扉页上行吗?”

“行,行……”车前子忙应着。王杰希刷刷刷几下便已经熟练地签好,递还给了车前子:“走了,再见。”

“啊……大神……”车前子这一瞬还是忍不住叫住了王杰希,“这个……”他指了指屏幕,却是想知道王杰希一试之后的结论。

“那个寒烟柔和包子入侵操作虽不错,但还是新人,意识经验不足;那个君莫笑……散人暂时还是试不出深浅,你也看到了,是他在压制我,而不是我压制他。我想去试他,现在恐怕反倒是被他试出我来了。”王杰希说。

“他知道你是谁?”车前子觉得难以置信。

“呃,或许吧,看他的眼力了,但至少肯定知道那不是你。”王杰希说罢,朝车前子挥挥手离开了。

这到底都是些什么怪物啊!车前子坐回座位的时候还回不过神来。片刻后反应过来,连忙拉着自己的车前子跑得远远的。这连杰希大神都承认被压制,这君莫笑万一是追杀过来,十个自己也不够看啊!

可是,这人以后该怎么去面对呢?

车前子猛然想起这个问题,再回头王杰希早走得没影了。车前子郁闷,居然忘了请示一下这个问题了。

车前子听了一惊。这……难道是杰希大神刚才在君莫笑手上吃了亏,这是要组队回来报复?不至于吧?

车前子没有再去过多的揣摩。这杰希大神向来以出人意表著称,揣摩杰希大神的用意可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不管怎样,说是因为刚才落了下风所以要来组队报仇,这个理由车前子接受不了。他无法想象杰希大神会如此的没气度。

这少年叫高英杰,是微草内部培养,据称是会继承王杰希使用王不留行的人。所以目前练习使用的角色也是魔道学者。车前子原以为点职业的魔道角色是杰希大神要的,但现在这么一看,似乎是给高英杰的。

在高英杰面前车前子却不会像见着王杰希时那样惶恐了,倒是高英杰站在那里,有些拘谨地东张西望着。

车前子拿了五张账号卡来交给高英杰,随后又拿了他的又一本周边笔记本出来:“小杰给我签个名吧!”

“啊!”高英杰拿了账号卡已经像是要逃跑了,听到车前子这要求,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脸也涨得通红,很显然,对于这种事他还没有什么经验。


车前子看到这五个角色上线时,就已经在默默地关注了,此时消息看得很快,一瞅是打听君莫笑去向,心下一惊,连忙回道:“不知道啊!”

“去打听一下。”肖云说着。

“哦……”车前子被支使着,顿时对这肖云很没好感。车前子对微草战队有些什么人是很熟的,使用战斗法师的,如果是微草的人,他当然知道是谁。此时脑海中一边浮现出肖云的嘴脸,有些不爽,却也只好在公会里让大家留意君莫笑的举动。

车前子现在也是惊疑不定。昨天之后,今天又是微草的副队长亲自出马,过来取走了一批账号卡。这前后一统计,完整的一个微草战队。微草战队这是要集体来第十区旅游观光了吗?车前子心里憋得慌,但又无处去说。这些账号卡因为都是有特别用途,相当保密,实在不能拿出来说。

傍晚看到这些角色一个个地上线,车前子也没敢去打招呼,只是到处乱走动着,希望可以无意间碰到这微草观光团。只可惜那段时间微草的选手们是在自由活动,根本没聚在一起。

直到八点多,君莫笑这刚一上线,立刻就有人来问君莫笑的去向。

“还是君莫笑?”车前子一怔,这君莫笑到底什么人物,全微草的人都跑来观光他?外星人么?车前子一边想着连忙在公会里让大家注意君莫笑。

片刻得到点消息后,一边回复那边,一边自己也朝君莫笑出没的地方跑去了。

流离之地很快到了,君莫笑是在任务,当然也没藏着掖着,很容易找到。车前子的人这时也溜来了,但没敢上去招呼,偷偷找了个不起眼的位置藏着。眼看这十一个角色到齐,知道这是真正的微草战队,心中澎湃不已,纠结着要不要录像。

车前子此时其实就在竞技场外呢!

这家伙从头到尾一直都在暗地里跟着看热闹,由于不敢接近,只是远远地观望,所以谁也没有发现。结果到了竞技场这里,却是不知道这些人进了哪个房间,无奈之下已经准备离开,谁想突然收到了烈火焰尽的消息。

杰希大神吗!!车前子当然知道这个角色是魔道学者,这个或者叶落乌啼,两个里总有一个会是王杰希。

车前子看了这发来的清单,连忙跑了一趟公会的仓库,把能有的都提了出来。随后联系了烈火焰尽,得知了竞技场房间,匆匆把东西送了过来。


材料一次一次地输了出去,车前子在一边看得只是心惊肉跳。此时他已经顾不上心疼那些材料了。反正是战队的人要走的,他有的交代。现在让他惊骇的是,战队11人,此时已经有6人败在君莫笑的手上了,这家伙怎么会这么可怕的?

“某小弟”指的是车前子,堂堂第十区的会长,在战队的职业选手眼里当然就是一小弟。连输十场!车前子现在是真的没言语了,君莫笑,这人的实力原来一直还是被小瞧了啊!这根本就是一个不该出现在网游里的角色啊!

现在是杰希大神上阵,微草战队最后的一线希望,车前子此时也是比谁都要紧张。自己支持的战队输得这么难看,他也很揪心呐!

至于车前子,此时只觉得眼花缭乱,头晕是他唯一的感觉。

“辛苦了,你那材料库存还有多少?”王希杰的烈火焰尽走上前时,正听到叶修在那问着。

车前子此时的郁闷可想而知,讷讷地也不知该如何回答是好。突然看到杰西大神的角色走了过来,连忙下意识地朝旁让了让。

“哦……”车前子应着。他们搞来的这些材料,大部分也是提供给俱乐部,最终也是为了服务战队,现在看杰希大神发话,那么车前子也就不怎么心疼了,反正东西本来就不算是他的。只是,这个君莫笑到底什么家伙,车前子却是越来越好奇了。看这人和杰希大神说话的口气,像是彼此认识,却不生也不熟的样子,这会是什么人?难道……

车前子此时一看微草战队的人又是全数观光来了,真是有苦无处诉,只能一边加强市场上的交易收购,一边祈祷着战队今天能给力一点,别输得没完没了。

不过……车前子又实在舍不得放弃和这些职业高手并肩一起的机会。这些可都是他大大小小的偶像,做梦都没有想象过会有一招一日可以这样接触到他们,和每个人说着话。

就冲这个,车前子硬是咬牙把这个提议给吞进肚子里去了。

【王柔】千里奔赴


“嗯?荣耀日报?”
“哦,那个呀,好几年以前的了,当初我拉你看你非不看的。”陈果想了说。
“这张报纸你还要吗?”唐柔摸了摸有点泛黄的纸张。
“拿去吧拿去吧。”陈果说。
唐柔有些小心翼翼地翻开报纸,映入眼帘的依然是微草战队的王杰希,只不过比起封面那一张小了些而已。
“对战大神,新人以一打二全胜?”唐柔不禁喃喃道。
唐柔早已不是对荣耀不屑一顾的小白,此时的她自然明白这战绩是多么耀眼。只是自己什么时候能做到这些呢?况且这也不是这人的极限吧?他那时才十八岁啊,处于上升空间大的时候。自己呢?在网游里打爆几个菜鸟便沾沾自喜。想到这,唐柔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

“小唐小唐,快来陪我下本。”
“好,马上就来。”
“怎么?那张报纸惹你生气啦?”陈果望着走过来的唐柔,纳闷道。
“没事了,只是意识到自己需要更加努力才行。”唐柔说完打开电脑登陆自己的帐号。
“小唐,加油!我看好你。”

寒烟柔:你什么时候有空跟我打一场?
王不留行:怎么突然想跟我PK
寒烟柔:想看看你现在到了什么程度
王不留行:好,今晚六点,竞技场

唐柔终于等来了这一场,这场PK没有悬念,很快唐柔便败在王杰希手中。
唐柔一言不发,呆呆地坐在那里。虽然心里早已有了结果,但感受到与他的差距仍是有些难过。
“怎么了?”王杰希疑惑地看着一言不发的唐柔,这姑娘今天有些反常。
“不知道有生之年我能不能追上你。”唐柔伸手顺了顺头发。
“你很有想法,但目标却是错了,你应该跟小杰比,年轻一代的潜力总是无限的。”王杰希说,“别想太多,专注于眼前,你的未来充满无限的可能。”
唐柔想问那你呢,你为什么要放弃魔术师打法,却说:“那我可把目光放在高英杰身上了。”
“我相信小杰,也相信你。”王杰希说。
“好。”唐柔应了一声。
“我下线了,你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唐柔的脸有些红,心想他的低音真犯规。

王杰希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良久,他轻轻地叹了口气,起身穿上了外套。
王杰希拉开椅子,坐了上去,接着打开电脑,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舞动。没过多久,一封新邮件便写好了。王杰希扫了眼内容,点击发送,随后又留了张字条,便离开了。

陈果难得起了个早。
“王……王杰希?”陈果有些不敢相信。
“嗯,我找唐柔。”王杰希望着空无一人的网吧,摘下口罩淡淡说。
“哦,她刚刚睡下了。”
“能让我看看她吗?”
“这……行吧。”陈果起初有些迟疑,但直视着王杰希那双眼睛竟说不出拒绝的话,末了有些自暴自弃地说,“你跟我来。”
“这个就是小唐的房间。”
王杰希推门缓步走了进去,最终停在了唐柔的床前。
唐柔睡得很安详,脸上带着笑意,像是在做什么美梦。
王杰希伸手摸了摸她的发梢,帮她理了理被角,他低头看了眼手表。
“走了。”王杰希轻声说。这一声也不知道是说给睡梦中的唐柔听的,还是站在房门外的陈果。
陈果目瞪口呆地目送王杰希的离开。

“老板,早餐买好了。”叶修提着早餐喊。
“来了来了。”陈果急匆匆地下楼。
“微草队长王杰希跟咱小唐什么时候认识的?”陈果戳了戳叶修。
“前段时间我当微草那帮小鬼的陪练,他们打赢了小唐才能跟我打,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吧。怎么了?”
“王杰希刚刚来看小唐了,不过他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哎,他可不容易啊,微草真是一刻也离不开他。”叶修叹了口气,“有这么认真负责的队长也未必是好事,整支队伍都压在他肩上了。”
陈果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看小唐昨天的反常,八成就是因为他了。”
“是啊。”
“那小唐以后会去微草那边吗?”陈果有些紧张。
“她并不适合微草,王杰希和她处久了,想必现在也看出来了。”
“那要不要告诉小唐王杰希来过啊。”
“人家小两口的事还是少插手吧。”叶修笑了笑。